当前位置首页 >> 聪明绝世 >> 正文

听,花期越来越近(四)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4-30

听,花期越来越近(四) 顿时我只觉得像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从里到外冰冰凉凉。“呵呵,呵呵。”我除了干笑之外,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心里像有个巨大的空洞,吹出来的全是凛冽的风。 一不留神,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我一个趔趄,摔倒在路边的雪堆里。倒着走的顾舟羽停下来笑着说:“看你笨的,我倒着走都没事儿。”他右手拄着下巴自言自语地说道:“不知道地上会不会被压出一个坑来。”我没动,也没说话,他像僵尸那样跳着过来,“没事儿吧,要帮忙不?”他伸出手来。 我打开他的手,自己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雪,径自向前走。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这样,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这样显而易见的弱点,更害怕无法掌握事情发展时的那种恐惧和无助。 顾舟羽跟上来,“你没事儿吧,苏洛,怎么不说话啊?你放心,我检查过了,地上没有坑……” 我终于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渗进围巾里,热热的。 “你不会是哭了吧?真哭了啊?”顾舟羽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别哭了,又不是我让你摔倒的,我最怕女生哭了。” “顾舟羽你是个大坏蛋,你总是笑我,总是骗我,总是戏弄我,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我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说。 “我都说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了还不行么,小姑奶奶你别哭了,以后你欺负我总行了吧?” “哼,谁敢欺负你,我欺负你还怕别人心疼呢!少来这一套。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谁心疼……”他抓着脑袋想了想,恍然大悟。“刚才跟你开玩笑呐,根本没那个事情,都是他们瞎传的,手套”他投降似的晃了晃双手,“是我妈给我买的。骗你的,你真信了?” “还说你没欺负我,你老是这样骗我。死顾舟羽,臭顾舟羽。” 传闻后来的发展开始和叫做苏洛的人有了些许联系,各种传言的苗头开始滋长。于是我有意避开顾舟羽,倒是他有事没事总以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甚至有些可笑的借口来我班找我。 “顾舟羽,要高考了,我很忙,你也很忙,以后没事儿就别来找我了,好好学习吧。”我飞快地说出在心里已经默背很多遍的这句话,原六盘水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打算用像平常一样的语气,可是说出来自己仍旧觉得怪怪的。 他微微一怔,自嘲似的地笑了笑“我还以为苏大小姐约我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知道啦,以后不烦你了。” “我没别的意思。”我急忙辩解道,“真的。” “我也没别的意思,你好好学习。”他眨了眨眼睛,朝额前的短刘海吹了口气,“车来了,上车。” 我跟着他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回家,只是这一路上,谁都没有再开口。 七月流火在我们这一年被提早到了六月,回学校交志愿表的那个下午,整个高三教学楼里热闹非凡。无论考得好与否,每个人似乎都一下子轻松起来,在曾经被禁止说话的走廊里大声地笑,跑来跑去地打闹。而我的心里似乎除了压力还少了一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东西。 那天是高三暑假我最后一次见到顾舟羽,他穿着白色T-恤,浅色帆布裤子,和几个人在篮球场打篮球。我坐在角落里,看着其他人离开,最后整个学校终于重归寂静,落日的余晖洒在独自打球的他身上,在地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我知道他知道我一直都在,那种感觉让我觉得安心,不需要担心所谓的安全感,不需要把自己藏在厚厚的壳里。我想,如果,太阳永不落下,我就永远这样看着他,那该多好。 我的志愿填得不好,虽然考的分数不低,但去的学校却不是最好的。于是整个暑假我的骄傲让我消失在同学中,不与任何人联系。从学校公布的丹东癫痫病可以根治吗红榜中,我看到了顾舟羽的名字,和济南癫痫病医院咨询那个声名显赫的大学。[1][2][3][4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5]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